袁岳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victorch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大学生成长与职业未来

2012-07-18 17:35:0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166 次 | 评论 0 条

今天我们讲到大学生成长的时候,好像讲的是我们大学生怎样顺利地找到工作。其实我们真要讲找到工作这件事情,对在座的各位同学来说,不会找到太好的工作了。为什么呢?人们真正的追求,是追求一些今天让我们看来有影子,却不见得自己很能够实现可能的这种东西。一件事情如果他有三、四成的把握,他就叫做年轻人的追求。如果你追求了一段时间,最后你会发现,其实大部分你追求的这些东西,不能够实现。但因为你去追求了,所以你的人生也许得到了三分。如果你一开始就用三分给自己作为目标,最后你发现,你的人生得到了一点二分。所以为什么我们讲要着眼未来,我们要讲理想,它的关键在于,我们在自己的起点的时候,要给自己设定一个相对较高的目标。那么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这个话题,听起来太空泛了。所以我今天用两个方式来讲。第一个角度是,如果一个大学生在理想的状态下,怎么能找到职业发展的路径。第二个角度是一个大学生,不管你今天学什么专业,在今天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中间,会给你提供什么样巨大的机会。一个是理想状态,一个是发展趋势。我们从理想状态与发展趋势之间,回头再来看,我,能在什么水平,什么地方有可能找到这样的东西。如果我们发现说我一不小心就变成大三大四了,甚至说快毕业了,那我们看看还有什么弥补的机会。

 

首先我们讲讲,一个理想的学生,他怎样找到职业发展的路径,而且还是一个蛮不错的路径。三年以前,我去上海的孔江中学,给高一的同学们讲中学生的职业途径是什么。其实我做的是给中学生们讲社会上都有一些什么样的职业。这个职业大概是干嘛的,这个职业里面要求什么样的专业知识。回头再问同学们,你们想干的东西是什么。在你上小学的时候能回答将来长大以后要做什么的大概有百分之七八十,等到你小学毕业要上初中的时候,有人问你说,哎,这位同学,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那个时候你还能很清楚的回答的会减少成百分之二十多。等到你们高中毕业,包括你们选上大学的时候,有人问你说,你能回答清这个问题的急剧的减少成百分之五六。我告诉大家,如果有一天你继续在学校里呆着,等到你研究生毕业的时候,你们之间只剩下百分之一二。如果你等到博士毕业的时候,很悲剧的告诉你,几乎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你觉得不是很有意思吗?在你没有什么知识的时候你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在你有很多知识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了。你要知道去干什么。你在不知道干什么的专业一阵一阵学,把你学成一个小老头,把你学成一个,有小姑娘学成老姑娘了。所以为什么把女博士列成第三种人呢?你说知识是让我们搞清楚方向的,但是知识越多,你会变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今天现场给大家演示的这个数据,在全国范围内就是这样子的。小学百分之八十,到初中的时候,百分之三四十,到高中毕业的时候,百分之十五左右,到大学的时候,百分之四五左右。到研究生毕业的时候,百分之一二。到博士毕业的时候,基本没有。大家想想看,我们是为社会培养人才的。我们居然不知道去干什么工作,因为工作是社会上的,社会上没专业,将来你们到了,不管你学材料的,学装备的,其实我们学装备的可能心里面清楚一些,包括我们学国防的同学,稍微清楚。因为你知道,你有一个职业等着那边。你看,包括我们前面的同学,虽然你们在读书的时候都穿上军装了,军装是什么代表,军人,是个职业。那么他们是相对来说,比较清楚的问题是我们后边的没穿上制服的人,心里不清楚自己将来要穿上哪一套制服。而且大家知道,将来你们穿的制服是自费的。自费到底买那一套制服呢?NO IDEAR.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回头今天要探寻这个东西的地方。一开始明白的,不管靠谱不靠谱,怎么后来不明白了,他不是在成长,成长的道理按理说这个人事情知道多了,知识多了以后,就更加清楚了,这个叫成长。怎么,为什么会相反呢?就是因为,我们缺少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把我们的校园和社会隔离开了。我们好像在那边天天读啊读啊读的,最后却把自己读的读不明白了,将来到你们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说说看,到底想干什么工作。你说,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你到底是干嘛的?我是沈阳理工大学的学生。你学什么的?我学会计的。你学会计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不知道。你学会计的你不知道。对,我就不知道。那你学会计你喜不喜欢会计。其实我也不喜欢。那你干嘛学会计?调剂的。那有的同学说,我妈说的。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所以你看到里面有两样东西。一个东西是显性的,就是这件事情不是由我决定的。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喜欢这个,所以我选了这个,结果发现其实不是的。包括我们很多老师教我们的东西,我们以为学的东西就会掌握的,结果发现社会上不是这样的。比如说有的专业,你们学的工科,你们还在那里做实验,其实这个设备本身就是九十年代的,社会上已经老早不用这个东西了。做完半天以后你觉得还行,结果到这边,哎,设备在哪呢。那个设备搞不懂了。好了,我们回来说,理想的状况是什么。当然,我说理想的状况在很多同学还没有发生。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下。在你高中的时候,你知道了,社会上有这些职业。如果有一本书,大家可以到图书馆里面查一查,这本书看了以后你会很惊呆,这本书是由劳动人事部编的,叫中国职业大典。这个职业大典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中国这个社会有多少职业。我们过去由一种说法,叫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本书告诉我们说,不是三百六十行,三百六十行是农业社会。在农业社会里面,就是清朝,民国那个时候,三百六十行差不多。但是现在这个社会不一样。因为经过了工业化,经过了信息化,社会是急剧的细分的。一会我在讲趋势的时候再告诉大家,新产生的机会是什么,有七千三百个职业。我告诉同学们,你们真正能够脱口而出说出的职业是很少的。正常情况下能够说出五十八种。包括小朋友能说的,男孩都说将来当警察,将来当军人,对吧?小朋友说的东西都是,将来当老板,也能说。将来当领导,还会将来当局长,都能会说。然后,其实你也说不到更细的。很少有小朋友说,将来当卡车司机,我自己干的这个行当是咨询顾问,也不会有小朋友说将来当咨询顾问。将来当做风投,也没有。风投这个里面就不一样的。风头里面,有做天使投资的,有做正式做VC的,有专门做对冲基金的,有专门做PE的,其实不是一种东西,这个东西中要求的职业技能都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细化的话,我们有很多的这些职业,而且这些职业里要求的东西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告诉你,比如很多同学会去选择学金融,你妈也知道说,将来学金融可以直接数钱,很多人就会去学习金融。也有一些说,咱们沈阳理工的,将来将来可以当军人。而且将来基本上就是,只要你能考进,将来就能当军人。因为很多家长希望孩子有一个确定的前景,这是我们家长期待。

 

有一位家长说,你们女孩子,将来好好读书,读研究生,研究生读到了再读一个博士,读了女博士也没关系,因为留校可以当老师,女孩子当老师挺好的。家长也看逻辑,跟你说为什么让你干这个。其实不是这样子的,你以为一个女博士随便就能留我们学校当女教授啊,凭什么留你当女教授啊,长得又不好看,学位又没有那么的大。这凭什么,其实这社会上是有很多另外一套逻辑,或者是有一些并不是简单地就是说你有一个学位就能做一个工作。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要在社会上看到一个工作,第一知道他到底是干嘛的。想要干金融,我告诉你说,金融的本质是什么。他有两样东西。第一,他是数学游戏。金融产品的实质实际上是一个数学概率游戏,如果我们去投一百个项目,做得最好的是红三,他能乘三十个,到三十二个。那最差的是投一百个,一个也没成。我们国家有百分之七十所谓VC,一个也没成。你想想看,你以为做vc就很挣钱?他一个都没成,全是亏钱的。当然最好的做百分之三十。比较一般的能做百分之二三。就投一百个项目他成两到三个,最差的就是投进去没有收回来。你看他就是个数学游戏,但这个不算高级的数学游戏,高级的数学游戏是什么呢?衍生品。什么叫衍生品?就是设计一个金融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它其实跟东西本身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就看你参加玩不玩。只要你参加玩的话,懂的人挣钱,不懂的人亏钱。我给你举个例子,中国过去的银行里面都有很多烂帐。什么叫烂帐呢?就是投出去再也收不回来了!我们几大银行差不多在十年以前果断采取了一个措施,把烂帐卖给了国际投行。比如说某大银行有七千亿烂账,它以五百亿的价格卖给投行,这意味着我要去收,但已经收不回来了,那我把它用五百亿卖给了他。那如果我是个投行,我用五百亿买七千亿,听起来还是很赚钱的。因为我用五百亿买了七千亿债权嘛!问题是这个债权是收不回来的。我买回来以后,那我还不是要亏的呀!怎么能挣钱呢?好了。这里就开始有衍生产品产生了。你看,怎么做法呢?把这个东西做成一个金融产品,名字叫做ADSADS装在这个东西里面以后呢,然后就到股市上告诉各位投资者,我们股市上有个新产品叫ADS,你们不需要很懂,你们只需要看它的收益率就好了。现在一个投行开始推ADS,本来是五百亿的成本,我推的时候就是七百亿。然后你赶紧来买,你买的时候呢就变成七百二十亿,然后你赶紧再买,然后变成八百五十亿,然后大家买来买去,然后大家一看,哇!收益率好高啊!就是看到一个产品叫ADS,不断被买上去,最后卖到多少钱呢?卖到四千五百亿了!意味着开始投进去的人都赚钱了,有个叫ADS的好赚钱哦!大家都在那边赚。

 

但是它什么时候亏钱呢?就是一定有一天人爆出来说这公司信誉不好是骗我们的,然后人家都不买了,随后最后拿在手上的人,他倒霉了!因为下家没人接了!然后掰开来,原来是中国银行的烂帐!那就看你本事了,有本事就问人家收钱去,你变成讨债公司,你也不可能讨回来,讨不回来人家才出手的嘛!结果一群公司被烂在里面,这就叫衍生产品,它就是个金融游戏,你参加完在那个时机上挣钱了,不在那个时机上,它和非法集资有点像。所以就看你在什么时间点,用什么样的条件,进入而且换手特别的快。我们上海有家叫国际货币交易公司,有些换手的都是在15秒之内就挣了两个亿,15秒钟再换一手结果亏了四个亿。就是ADS买进来,买进卖出,买进卖出。一天到晚买进卖出,我们知道短线,这叫超短线。这玩意儿神经不好的都干不了,那我用这个告诉你什么是数字游戏。华尔街雇人的时候,雇什么呢?数学博士。真的想干金融的,不是读金融系,是读数学系,这是唯一一个靠谱的专业。除了这个以外他会真正考虑的,就是这个学生一向擅长折腾,因为你想想看,这个东西有可能进来就是四个亿,也可能亏出去两个亿,我就净赚两个亿,然后我又亏八亿,那我就又亏四亿了。所以它不断地算来算去,这代表你承受风险的能力很强。这种人必须是不求安稳的人。他一定是个热爱风险,听说有风险,老赶着去上的人,这种人才有可能对风险及其敏感。风险就像我们经常爆出来说匡计进去多少出来多少然后一下子把自己整个折进去了。现在我们假定说有个同学知道了,不就热爱风险吗?兄弟我就是喜欢风险的人。就知道你是个金融人才,至少具备一条,你以为规规矩矩考试会考的同学,保保险险每次考试会考的人,这叫风险吗?NO!为什么?因为你每次考的试都是老师说过的。什么叫风险?考的试,老师从来没说过。居然会考这个!所以,别人来看你!哦!原来是这样把老师老老实实考出来这种人就不能干金融。考不出来的才能干金融。你知道了这个职业对你的要求,你回头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了!我认识一个奥地利的登山家,叫做世军道夫。这个人是个徒手登山家。徒手登山家是除了他穿的鞋子和他身上的很少的一点的衣服,手上基本手是徒手的,没东西的。而且不借助器械没有安全绳索。这哥们专门爬什么样的山呢?最厉害的是他登麦金利峰的时候登冰川,你想想看徒手怎么样从冰的上面爬上去。一看就是不想活命的人,所以他经常在世界各地和大家来分享说,在我的眼里你们做的工作都没有什么意义的,为什么呀?那啥叫工作,这个东西基本上七搞八搞,都有人搞过的。然后你还做不出来吗?我爬的前面都没有爬过的,因为爬过的人都已经掉下去了。他也分享了几条,他说这样的事情第一超级敏感,因为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嘛!另外一个是高度聚焦。他对待一个东西要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意志不能动摇的。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恐高的,恐高的人攀岩攀到半路中间,你就自己放弃了。算了,我索性自己掉下去,得了。恐高的人,有些自己爬楼的时候愿意坠下去算了,他不想上去了。所以那种既能探索风险又能超级敏感的人,他跟金融人才的要求是一致的。

 

假定发现我喜欢数学,第二我喜欢风险。这两个之间就配套了。也有人说,我认识一个小孩,美国小孩,前年到我家吃东西,吃得很high,说你们这东西真好吃,喝白酒也喝得很high。然后他说,我准备把你们家的这个菜装在我准备要做的那个菜上面。他做的菜是什么呢?这个小孩子的理想是要做一种新型的披萨。他认为意大利披萨不好吃。为什么意大利披萨做得太单调了,就是起司里面加一点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要做一种披萨,这个披萨底下这个托盘是他自己一个特殊的配方做出来的,上面要把全世界特别好吃的菜堆在上面。他要采风,到全世界看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然后选择有一些菜单,这个菜是可以放在披萨托盘上的。他到我们家的时候是17岁,是在高二高三的时候,18岁的时候他跟他的父亲签了一份合同。跟他父亲说,合同上说,你的财富以后跟我无关,我的财富也跟你无关。这个17岁的孩子决定不上大学。他只以高中毕业来研发和完善他的餐饮计划。现在在旧金山开了他的第一个餐厅,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一个拥有70亿美金财富的美国富豪。你再有钱也跟我没关系,但是请注意哦,你也不要继承我的财产,跟你没啥关系。这个孩子的热爱是要做他的那种披萨,所以现在我告诉你两样选择。第一个是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职业,这个职业有这种要求发现我喜欢这个。第二种情况社会上没有这种东西。没有这种披萨,但我想心目中间有一种东西有一种东西要创造出来。

 

今天很多互联网中间的事物,在四五年七八年以前都是没有的,但是每年在互联网中间产生很多新事物,甚至让人出乎意料。有个小朋友电脑游戏沉迷之后,索性也没考大学,就一直沉迷下去了,现在他和五十多个都是超级沉迷的小朋友共同组成了一个网络游戏测试公司,虚拟的。他们专门做网络游戏的公司拿到他们那边让他们玩,他们测得出来这个游戏能不能让人沉迷,然后他能告诉你怎么改进之后能让人沉迷。所以他测试的费用是很贵的。在这个虚拟公司中间,如果你被他面试录用,起薪50006000人民币,第二年差不多月薪达到两万块钱,比你们本科研究生收入都会要高一点。为什么,因为这是一群有热爱的孩子。所以你想想看啊,沉迷是一种爱啊!你们在座的同学,你们已经不知道喜欢干什么了,人家知道人家喜欢玩游戏,都能回答的。如果在座的各位在中学搞清楚了这两样东西,就像刚才我说的美国小孩,在中学就搞清楚了,这个东西在大学里不可能学到,大学里也没这玩意儿,人家索性就不用去学了,大学里也没有电脑游戏沉迷系,也没有电脑游戏学院,所以人家不用去学了。

 

如果现在在高三之前搞清楚这两样东西,就是存在着某些专业是我喜欢的和有一个东西是我喜欢的虽然它没有,没有我就决定不考了,或者我就决定有些中专学校专门搞这种,比如说中专厨艺,厨校嘛,厨艺学校,烹调学校嘛,这跟我想开的烹调学校还沾点边。还有一点点靠谱嘛!那我读一个中专就完了,干嘛非要读大学呢?因为大学里是不告诉怎么做的。我刚才听材料专业已经具体到了什么,让你们干一些很具体活的程度。有一些专业同学还知道焊什么的,这都算手上有活的。如果你能搞得清楚这个,那你在上大学,要不要上,上什么,选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一样了。大部分同学就说,哦,原来我还不是学金融的料,有一些男孩或女孩为什么我妈叫我学金融好就学金融。一般来说妈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这种孩子特别适合上什么专业呢?其实这种学生也就两个选择,学什么专业也都行。我说学什么专业都行,意思是说你让他去哪个专业他都会去的,因为他妈让他去他就会去的。我说学什么专业也行是学什么专业也都学得不怎么样的,原因在于你没有对于这个东西的爱,比如说你妈有一天给你找一个男人,说嫁给他吧!因为你妈让你嫁,你是可以嫁的,所以这叫行的,但是你还是不行的。

 

第一年只存在想不想听,不存在听不听得懂的问题,因为第一年老师讲的都是同学们不想听的但是不存在听不听得懂!但是其实同学们换一个思路,如果大家该上课还是去上课,然后能考上沈阳理工大学的同学的脑子至少还不是很差的,至少没有差到北大学生的程度。我的意思是说也没有差到哈工大学生的程度,就是因为你们的考分没有那么高,考分没有那么高代表你们的思维没有那么的机械,另外一方面你们的考分也没有那么低,没有低到只能上大专的程度,所以同学们处在一种最好的状态。一个人趴在地上想转方向不好转;一个人被调到外太空去,要转方向也不好转啊,只能呆在咱们的飞行器里面。你就在中间一个不上不下的高度你还有一个空间调整的机会。那我们在这个时候怎么调整呢?我们现在家定有一个同学,现在假定他是学金融或是学材料的,我刚才给那个同学支了一招,一个大学里面,即使是一个好的大学,其实这个大学我们只能招来好的老师,在这些老师中有很好的也有一些中不溜的,还有一些很差的。现在发展的趋势来说呢,很差的老师正在越来越多,原因在于什么?越来越多的老师不是因为他们优秀而留在学校,越来越多的老师是因为考试好而留在学校。尤其是那些学校,免试升硕士,免试本硕连读的,配额越多的学校越烂,配额最多的是名校,所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只懂得考试。大学的学习方式都是不一样的,那我们说你要在大学里面,我现在还是假定你还是学材料的,同学你进大学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听课。好的老师,差的老师,你至少听一些。我觉得怎么地,你也不能挂科。同学们你们的任务就是不挂科,但是你们没有义务考90分以上,为啥要考那么好呢。考试考得好,证明老师说过的你都会考,同学们要琢磨的是老师说过的我会不会用。这样你要搞明白这件事情,中学时代考试好不好和你上的学校有关,但到了大学之后,是今天老师讲的材料怎么用。你又不知道,去问老师,老师也说:对不起,这个我也不知道,那你怎么办呢?那你问老师另外一个问题,这东西谁会用啊?老师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没关系,有两个渠道你可能会知道的。一个是你看看这个领域有没有一些专业的行业协会或是一些专业的研究会,或者是俱乐部,或者说是某一些可能跟它有关的厂家。只要是相关的厂家,即使不一定直接用这东西,他可能会用相关的东西,他会告诉你这东西可是某个厂家的。前提是在于你要找到会用的人,你怎么找呢?你又不是一个客户,所有你要懂得做客,刚刚我给我们的这个同学介绍材料的嘛,你搞一个比如:沈阳理工大学陶瓷材料研究会。你搞一个陶瓷材料研究会,然后再跟被人打交道的时候你就说。比如人家一个民营企业,专门生产某一些东西,一听说沈阳理工大学,不就是生产金工的。万一人家不知道,你就跟他说”红旗二号“就是我们搞的。哇,太厉害了,你们还掌握了什么呢?嗯,目前掌握的情况,不能跟你说因为是保密的,但是我们希望开张一些合作。这个你们真的有,又没有骗他们。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相互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开展一些合作。我告诉你哦,这个方法是非常有效的,因为社会上有不少企业他只是给人家生产这东西,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将来时用来干嘛的。他其实愿意培养一些人才,要么联络一些人才。

 

基辛格刚进哈佛的时候,他想在哈佛大学牛人太多,我怎样才能混出来呢?他在学校里转一圈,就发现在学校里有一样东西就是信签纸。他给世界各国的元首发了一封信:哈佛准备召开一次哈佛大学世界发展大会,特邀贵国元首参与,如果有意请回函。哈佛大学世界发展联络处,联络人基辛格。你别小看哦,他只是一个大一新生,还真有八个国家元首回函:我们会来的,大概是一些比较小的国家。然后基辛格就把这东西给他校长看。校长说:你要搞这个活动很好啊,有这么多人,我们就开始办个外交签证吧,下面就给人家发一个正式的邀请函。这样就正式地发了邀请函——哈佛大学世界发展大会。哈佛校长某某,发展大会委员会主席基辛格。一开完会,就有3个国家的元首现场邀请基辛格担任他们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在大学期间搞过好多类似的活动,所以人家在大学毕业之前就已经是国际上有点影响的人物了。

 

上海有一处大学生,他们很想创业,但是他们又对创业搞得不是很清楚,于是他们就成立了一个组织——SOE。他们专门访问那些创业成功的人,看人家创业是咋创的,然后这些同学就出去分别打电话。我有一个西南政法大学的同学,给我第一次发短信我没有理他,又给我发,发到第四次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了说:那行吧,那就做个访问吧。接受访问后,这个同学就跟人家说:你看袁总都接受访问了,你还不接受访问吗?人家第一年开这个会的时候居然就有300多个企业家出席会议。所以,我就告诉大家,你怎么知道这个社会呢?

 

你知道社会,你要知道他的人和事,你才知道社会上在搞啥东西。我们如果只是一帮既不知道社会的老师又不知道社会的学生在一起瞎搞的话,你的青春很快就过去了。你不要以为,像我们很多女同学,大一的时候18岁,大学毕业的时候都22岁了。22岁啥概念,你妈该着急了。你18岁的时候你想谈恋爱,你妈说不着急,等你22岁的时候你不想谈恋爱,你妈说可以啦。所以家长的观念就是这样,18岁找对象他们着急,22岁不找对象他们也着急,你要25岁没找对象他们该跟你真着急。那个时候她跟你说,女孩子搞什么事业,女孩子嫁个老公多好啊。你妈开始跟你讲一些很错误的道理,等你到28岁的时候,你妈说赶紧找,是个男人就行。所以,你要知道社会的,你要知道中国的社会,你出校园找对象是很难的,到了社会像我们这样的老板就天天盯着你,叫你天天加班,加班加到最后你都忘记找对象这件事了。然后单位里的男生就那么几个,好的男生又到部队里去了。你找对象最好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对社会上找感觉,无论是找对象还是找工作,都在大学时代找。美国人找对象第一位都是在教会找的,因为教会老聚会;第二位是在公益组织里面找的,因为公益组织也搞活动,这两个就解决了60%70%找对象的问题了。我们没有很多教会活动的,第二有公益组织但是公益组织也是很小的。所以我们主要是在学校里找的。在学校里的那波没找着将来你就麻烦了,而且我告诉你啊,学校里找对象的道理跟你妈讲的道理也是不一样的,你妈跟你讲的可能就是说找一个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以后你们要在一起过日子。你说在坐的哪位同学说条件很好很好,那是富二代吗,富二代好同志不多的。所以真的有钱的小伙子现在不是真的有钱的,有人喜欢的男生或是女生,看起来越是傻的就越是真的。一般人陷入爱情的时候他们智商都降低的。他很爱很爱你,比如说有一个男生,很朴实的男生,本来是很实在,他很喜欢就变得很傻。但是呢,我们有个毛病,就是看到傻的人,我们就不喜欢他,就喜欢那种风流倜傥的。风流倜傥的就没几个不是玩你的,你明白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在社会上混过的嘛。这社会上,混过了你就知道这事。

这就是什么呢?这就是你了解了社会,你才能看清楚这件事情,然后你跟很多的材料企业打交道,跟很多的材料专家打交道,然后你说:哦,社会的材料是这样运用的,回来再跟老师说话的时候会发现你也不同了。因为以前是老师说什么你信什么,过去没有反思,因为你真的不知道!你知道的东西都是老师说的。所以你就没有一个教育真正相等的机会。假设今天有一个陶瓷材料研究会,你认识好几个厂长,因为老师一般都不屑认识厂长的。认为厂长有什么了不起的啊,那我们教授是知识分子,不能跟这种人打交道。厂长们认为教授有什么了不起,都是一帮傻乎乎的人。他们之间是相互不相往来的。你正好是在学校里,所以你要当好这个桥梁,对不对?然后你过去跟老师说:“哎,最近我去了几个厂,就发现厂里面在搞一个东西,似乎比我们现在研究的这个东西还先进。”老师说:“真的吗?”然后你就给他弄点东西来,老师一看就说:“咦?这好像是我上次在美国参加什么会的时候看到过的。”“对啊,这就是他们在美国偷过来的嘛。”呵呵,我是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说,因为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阴阳两个世界。鬼的事情人不知道,人的事情鬼不知道的那种感觉。你现在就是要人鬼情未了的那种感觉,要在中间穿越的。反正那无所谓,你就是个学生,也就是个面子嘛。你不是教授不能拉下面子跟人家厂长啰里吧嗦的,人家还以为我贪他钱哪。对你就说,我来就是来贪你的钱的嘛,无所谓的嘛。所以学生也没什么太高的位置,就是要不耻下问,不耻学习,不耻,不耻,不耻,最后你就成了。所以,你大一的时候,你正而巴经的该上课的时候上课,也别挂科,这分数也就七八十就行了。但是正而巴经地办点事,办点打通的事,办点创业的事儿。其实你真的混出来,需要至少有一个领域中间能够突破,在这个领域中间你知道得就是比人家要多。你可以知道很多,所以将来我们的人才特点是什么呢?叫“T型人才”,T型人才的特点就是我至少知道一件事情并且做得很棒。人家说你什么专业毕业的,你说我是材料专业毕业的。

 

所以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不是研究生就不行。所以很多同学问我一个问题,说:“袁老师,我到底是考研呢,要不要考研呢,是考研呢,是考研呢,还是考研呢?”我说只要问这个问题的都不用考啦。你看吧,真正要考研的人你是知道的。我对这个东西,我就是要往下做,就是关于纳米和陶瓷这个之间的一个玩意儿出来,但是你发现这个纳米很奇怪的,它既算物理也算化学,它既是某一种可以出现的物理的东西,它也是一种状态。但是老师说,我们真的没有哪个人能研究出这个东西,如果我们假定说没有一个人研究出这个东西,没关系,你先往这做点研究,你先做一点只有本科生才能做的研究,但是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因为你做的这个研究,国内没有哪一个老师愿意进行,或者有一个化学老师说,这个问题我有思考,我也愿意接收你,但是我真的制造不了。你说没关系,反正我先上了你这再说,只是将来我们共同创造一个新的动向,这个老师心目中不是把你当学生收的,这个老师,是把你当宝贝收的。很多公司的老总投资做一个领域的东西,不是因为对这块很有把握,发现这个领域将来很有前景,但是我真的搞不进去,但居然有一个人搞得进去,我先投点钱,你先在这干,说不定将来就是一个成长前景。真正富有见识的导师,不是装作自己很懂很懂。我们很多老师对一个东西很懂很懂,懂的很烂了,然后他干嘛呢,整天编一本一本的书卖钱,然后编的时间长了,他自己都不想编了,因为他编了很多版本,然后把他的研究生,你写第一章,你写第二章,你写第三章,然后他找一堆研究生每人负责写不同版本的,他认为天天把他懂的东西一遍一遍写一遍一遍写,说实话一转眼65岁转到75岁,太可怕,差不多了,生命就这样被浪费了。一个好的老师是什么?我本来对这个很烂熟,但是往这边遍一点点的话就会有突破,这个学生刚好对这个纳米和材料结合有兴趣,我可以考虑跟你合作,你好好的干一些东西,将来我看我们在交流的时候邀请某国教授,好像他就是研究这个方面的,现在进行交流,说不定我们就突破了。

既然某国有这样一个教授,我就留学去行不?因为我们大部分同学留学时没有方向的,所以往往这种问题是这样问的:“那我是工作呢,是考研呢,是留学呢?”有这种同学其实是做啥都不用做了,当然我是说,只要做啥都不能做的,只是做啥都可以做的,一位做啥都是行的,但是做啥都是不行的,意思就是说做啥都可以去做,但都不会做出啥样来。为啥?没感觉的。好了,但是你是一个对陶瓷和纳米结合感兴趣的人,而且有一个教授在这个世界上好孤单的搞这个好长时间,他也每年只收三个研究生,他终于碰到一个研究生给他在讲,你怎么找到这个感觉的。我告诉你,只要你是真正找到这个感觉,你写一封信就能打动一个特牛B的外国教授。他们把这个东西叫做mission student,就是有使命的学生。他就问你上我这个专业,你申请我这个老师到底想干嘛?我们很多同学写:“就是想见识一下你们这个东西到底咋回事。”就算这个老师正好招不到学生招你了,但是他有一点,不给你奖学金。为啥?就是反正我有两个名额,但是相当于你来干干活吧,看看吧。你也看不清我也看不清,看吧,他不跟你讲东西。但是如果这个老师,两个人之间,你也看上我,我也看上你,你照给我写信,我赶紧回你一个信。我以前就遇到好几个这样的老师。我认识一位北京大学的龚祥瑞教授,他不是我的导师,我听完他一节课之后,我在课上提了几个问题,龚教授认为,这个问题提的很有水平啊。我那个时候21岁龚祥瑞教授78岁,我回西南政法大学的时候,龚祥瑞教授给我写了一封信:岳弟,在京一晤,甚感荣幸,你提的问题,让我反思良久。他给我写了一整封的A4纸,那么长的一封信,落款:兄祥瑞。你知道,龚祥瑞先生去世之前,他是85岁的时候去世的,所以我差不多有7年时间,经常去他家探讨各种各样学术的问题,你知道一个78岁,在自己22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中国成名的著名青年学者,他26岁的时候就被蒋经国聘为那个时候的,相当于我们中央团校的教务长。他26岁的时候就成名了,但是他看到你这个学生给他提这个问题的时候被这种东西打动。他不是说混混,让你跟着他一起混混的,你跟着一起混混,大家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混混,你但凡在现在年轻的时候,人就是这样,你根本不知道你有多优秀,明白吗?你在开始的时候先不能由混混要求自己,你开始的时候要以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后来发现:我妈的我根本就是一混混,那么高的要求,我活着就没味,没劲儿,还是当混混好。很好快乐的当个混混,当个快乐的混混。然后,或者一不小心发现原来我是一个伟大的材料学家,也好,当一个伟大的材料学家。世界就是这样被分别的吧,先给自己弄一个高标准,完了以后你心甘情愿当一个快乐的混混和当一个伟大的材料学家,两个人在世界上并存着,一个在街上走,一个在里面走,都挺好啊。就怕的是什么:在一个高大的楼里当一个庸俗的材料学教授,和街上走在路上老在想:“也许我其实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为什么混到混混的程度呢?”就是混混也不满,教授也不行,这就是世界的悲剧。我们已经有很多这样的悲剧了。

我今天讲这个话为什么从理想开始在讲?我们不希望大家成为悲剧的结果,也不希望成为大家是悲剧的制造者。好了,你在这样一个探索的过程中间,老师该上的课上,该听的听,但是你知道吗,在这个过程中间你提出的问题会跟同学们不一样,同学们只会上课,只会做作业,只会考试;你也会上课,也会做作业,也会考试,问题在于是那只是世界的一部分,你有两个世界,同学们大部分只有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两个世界:一个是校园,一个是社会。当你有两个世界的时候,你扮演的是穿越的桥梁,你扮演了老师和产业之间的桥梁,所以你很自然,你在桥梁穿来穿去,你是一个熟练的穿越工,但是大部分人就呆在这一边,直到毕业那一天,大四的时候开始找工作。问题是,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你的找法和我前面说的搞一个陶瓷协会不一样,因为人在没有直接办这个事的时候,人是很从容的。一个人,如果在你13,4岁的时候谈恋爱的时候是会很优雅的,因为那个时候太纯洁了,还没有想到搞七搞八。一个人34岁还没谈过恋爱的时候,你第一件想的就是庸俗的事,所以你只能找到庸俗的人,就是猴急猴急的人干不了啥高尚的事。你到了大四才想到找工作,直奔人家一个材料厂家说:“你们要人吗?”人家说:“我们不要人,我们要人才。”“我就是人才。”“你怎么证明?”“我考试好!”“考试好也不能证明你是人才。”“你们学校还有学生,大一就跟我们来,一直跟我们搞合作项目,人家那个你会吗?”“不知道,老师没布置作业。”“那我们最近搞的那个东西你知道吗?”“不知道,因为老师没说过。”然后人家又说:“我们准备搞一个新的东西,你又能那个啥。”“不知道,因为我没试过。”明白吗,其实本来都是你应该去做,只是知道至少存在这个东西的,但是因为你从来不接触,等你接触的时候人家看你跟个傻瓜似的。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时间越长你越傻嘛。傻不是真傻,因为在你45岁,56岁的时候,小孩子乱讲东西,家长还不管你,到后来你老被管,老被管,而且你也接受管,管了以后老认为管就是可以被管的。时间长了以后你就只在越管越窄的那个系统里面。问题是,有一天,人家问你的说:“我们这个公司你要来吗?”你说:“你们那是什么公司啊?”“我们是做一种新的稀土材料的。”“稀土材料我过去没学过,我只学过陶瓷材料啊。”“稀土材料陶瓷材料有的原理相同的啊。”“相同的吗?老师没说过啊。”然后说:“你到底来还是不来?”那你说:“不着急啊,我回家问一下我妈。”所以我们说,人们寻找的是一个什么,也许你不是学材料的问题都不大,也就是说:“虽然我不是学这个方面的,但过去一直也有点情节,看过一点,至少也许我不能直接做这方面的研究,但将来我可以领到一个团队。”其实我告诉你啊,很多科研团队还真不一定是专家,或者很高级的专家来引导这个东西。你如果在一个班上上课的时候,我指的我们学校也有管理学院的学生,我们也有会计系,我们会计系的同学,你们在上课的时候听老师说的真好,我告诉你,会计系的同学看起来已经和工作靠的很近的。等到你们到了任何一个财务岗位的时候才知道,学校里讲的会计,只相当于实际工作用的会计课的10%——15%,像你们这种学校,都是二流的会计系,跟专业的关联是多少?绝对不会超过5%。为什么?因为你们学的那个课,在专业里是不存在的,职业里面只存在什么样的东西,比如说,你要么到会计师四大会计事务所做,就是做审计,审计不要以为你们会计能做的,审计其实学其他专业的人也可以做,不是非要学会计的,所以像四大会计事务所里面不一定是学财务的,学其他专业都可以的。你到一个大公司去,大公司里有很多专业的财务岗位,比如说,有的财务岗位专门是做人力资源成本和财务关系的监控的,意味着你同时要掌握两个东西——懂人力资源,懂财务的管理。好了你发现,你从来没学个这个课,你到一个创业的小公司里你要干什么,一个总章会计,他要建立起台账,我敢告诉大家,你们学的会计是不讲怎么建台账的,从来,即使到你们毕业你们从来没建过台账,要建立起一个总章,建立各种科目,而且,不同的行业里面科目是根本不一样的。一个物流企业的科目和一个电子商务的科目和一个咨询公司的科目和一个零售公司的科目是完全不一样的,然后如果是一个小的创业公司,它在建台账的时候,要同时建社会保障账户,社会保障和这个保险相关的事情,在大公司里面是分成HR和财务的,而在创业公司里面,是同一个人干的。这个在你们那,还是不会学的,因为财务的人不会去学HR的东西,也就是说别看你学的好像特别靠近职业的,连名字都叫的一样,但是你发现却不存在。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难的,你只要利用一个暑期,普通的大一的同学,你有三个暑期,第一个暑期,到一个会计事务所去做审计;一个暑期,到一个创业公司去帮人家做总台账;第三,到一个大一点的财务岗位上做试试看,因为越大的公司财务岗位越细,越细的话越是做这个财务螺丝钉。好了,你把这三个东西体会下来的时候,你在下一个学期上课的时候,你给老师提出的问题就不一样了。老师巴拉巴拉说道这个地方,你就提一个:“那如果现在快速发展的电子商务公司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虽然他们不需要缴税,但是他们有一个缴税的风险,比如说这样的话就不用缴税,如果那样就会缴税,老师你的建议是什么?”老师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东西。”那也没关系,好的老师就会说:“啊?有这样的事情吗?我们可以一起来研究看看是怎么样的。”或者如果老师不这样的话,我们有几个同学专门做一个组,专门做一个什么东西呢?就是电子商务发展中间的财务管理问题。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你们学财会的同学自己专门搞一个小俱乐部,专门研究快速发展的行业和财务管理之间的关系,你们只要能建立一个小俱乐部,这个小俱乐部在这个行业里面都非常受欢迎。你可以建电商的、你可以建快递的、你可以建投资的,你可以建其他什么创业的,或者你就叫创业企业与财务管理的关系,你就专门做个俱乐部。你建立这个圈圈,就是职场和学校穿越的那个桥梁。甚至,我知道很多同学说:“我们本科生做这个毕业设计管什么用呢?”大家各位毕业的时候本科生也要写一个论文的,当然研究生更要写论文。我们很多同学没有意识到你的那个论文是穿越中间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假定说,你是学人力资源的,你专门写一个东西叫做《如何规避劳动合雇佣中间的违约风险》,只要你写得出这一条,就是到一个公司里面人力资源去就职的话非常容易的。为什么?老板最痛苦的就是,签完合约之后每次员工起诉你准输。你居然写一个这个东西,太棒了,你知道我这个痛苦的在什么地方,至少你有这个意识,你找到我的穴位了。如果今天你是一个学财务的学生,你懂得写说《有效避税的18种方法》太棒了,我就找你这个人才了。领导说:“对了,我们最近又要想避一点,你觉得你研究研究有啥方法呢?”你说:“这个方法呢也不是没有,我也认识几个以前和我在学校里搞了一个避税俱乐部,我也认识几个避税专家很棒的,但是他们是有偿顾问,可不可以支持一点预算呢,这样我们就把这个事情搞定了。”其实说实话,现在只要花钱,专门搞到这种帮你干活的,但是老板以前想不到,老板以为是因为你才花了这个钱,所以才把这个事情搞定,老板说:“太棒了!”下回提拔你当总经理助理,所以我们很多的资源,它就在那,问题是在于你要是傻傻的呆在一个空间里不动的话,你就不知道怎么用这个资源了。

你知道人生成长的步伐关键在于效率,同样混三年,一个人被提拔为经理了,一个人还是在原来的岗位上前进;同样过了三年,你还是四千块,另外一个人已经是一万八了,这叫人生的效率。所以,今天的同学们,你们的智商是蛮高的为什么情商不高呢?情商经历不同的社会场景之间的阅历和反应的经验。我们大家只要不断的机械的考试你的情商就会低,因为考试告诉你的总是标准答案。我曾经这么说过啊,这么考,你考出来啦,原封不动就是高分;如果有点走样,就只有中分;居然不达杠,那就是低分。哈佛跟我们最重要的不一样关键在于回答,而不在于对和错。我们中国的学生在哈佛留学的时候,天天做作业做到两三点钟,到第二天,开始老师要发言了,发言吗?我们觉得没啥发言的,为啥,看完作业,人家该讲的都讲了,我没啥观点,拉丁美洲的同学就举手,老师说发言,然后巴拉巴拉讲,然后老师说你怎么说的跟这个没啥关系啊?他说对啊,我没看作业。所以呢,我们中国得一个作业分,他得一个发言分,然后我们得分是一样的。当然啦,稍微花一点脑子稍微做一点作业他的得多一点分。我们中国学生基本不花脑子去发言的,因为我们觉得发言这个事情,自己没啥看法。将来在座的各位同学,你们将来是要被社会去接受的,所以做穿越的事情特别的重要。所以一个理想的学生是一个架桥铺路的学生,他始终在建设对两边情况的了解,来试图寻找这样的一条道路。

 

我要现在跟大家分享的第二点就是:看趋势。学校里面给同学们设置了各种不同的专业,很多同学专业是被调配去的。其实你选这个专业,我们去掉百分之四十多, 40%多是调配的,去掉20%多是自己喜欢的,中间还有30%多的人就是:既不是调配的,也不是喜欢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就选了这儿的。我们在不同的专业里,它的训练会有点不一样。比如我原来是学法律的,那个法律条文怎么可能记得住呢!当初我们记,正常情况考试完了以后三周就还掉了!记不得的!什么东西是对一个学法律人的训练?法律信念里的观念有两个:一个是,你要不断地算计,怎么样制定一个规则,不要让人家漏网,这叫立法!所以你是制定规范,叫规范化!规范化是一种技能!我做了公司,不是说国家才有立法,公司也有立法的!你怎么制定《员工管理手册》?你要确保员工来了以后,要给他看一个手册说,这个手册上规定的东西不能违反你才能进来,你知道吗?我跟你讲啊,我在合同里规定违反《员工管理手册》,那我就会对你惩罚!他说,那好吧……等到下次他真正犯了一条的时候,他说:我犯规了吗!对!为什么?我中间的第八个文件,第五条,第六款规定:在同一个公司里面谈恋爱,你就必须罚款2000块钱每个月……我原来规定的嘛!但是,我没认真看!你不是答应了吗……劳动合同里面那条规定,就是如果违反《员工管理手册》甘愿接受处分滴,明白吗?所以你自己答应的!这就叫立法!立法就是不管你看不看,我就是规定好啦!如果出现情况的话我就收拾你!那我们国家也有专门机构,原来这个路不能往左转!你不知道,就不罚你啊!照罚!所以,这就叫立法!你学会了立法,你就道:很多东西,你规定的时候你的思路就比人家健全!什么规定都要有书面的,而且规定的要把所有可能的东西说清楚。两个人在一起谈判的时候,经常把话说的对自己有利,而且尽量把决策权和解说权归为你自己。当然,如果对方是一个稍微糊涂点的人你就划算了!对方要是个精明的人,那我们再谈谈,我们把它谈清楚到底怎么说的,到最后如果就算你有点权利的话,反正我们先说好的,我们也就清楚了!

第二个是什么呢?钻空子!当律师的是干什么?当律师的人,不管我为原告辩,为被告辩,但是我都能找到这件事情中间有可辩之处的。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有一位英国的法官,叫做丹尼新爵。丹尼新爵在遇到一个案子,第一审的时候,有六个苏格兰青年因为焚烧了英国的国旗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为什么?因为焚烧国旗根据以前判例的规定就算是侮辱英国国家的人格,所以它是有罪的。好啦,这些人呢,就上诉到丹尼新爵这个地方。丹尼新爵就判决这些人被无罪释放。为什么一审法院,烧了东西有罪,到他这儿无罪呢?丹尼新爵在他的著名的判词里面就讲了一个道理,他说这是一些年轻人,他们烧了国旗,从行为来看好像违法。但是法律的规定里面不只是有行为,行为构成客观要件,它还有动机,它构成主观要件。现在我们看看他们的动机,他们真的是想闹独立吗?独立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他想独立;而还有的情况就是他拒绝接受这个国家的体制。既然我跟你独立的,你的制度不能约束我啦,表面上来看他们嘴巴上说,他们要独立。但是他们真的拒绝这个体制吗?我发现他们不是。因为当他们被一审法院判决有罪的时候,他却通过这个体制来上诉,表明他们是接受这个体制的。所以我们只能说他是什么呢?年轻人,头脑发热!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可以发热过很多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简单的头脑发热就判决他有罪。所以这六个青年被无罪释放了,这六个青年后来成为苏格兰反独立运动的领导人。这就是你会看到一个正义的,或者说一个讲理的判决它的巨大的力量。好了,你想想看,一个法官在判决的时候,他的思路是很正确的。我们前一阵看到有一个判例,说有一个法官说了“对不起哦,我因为喝多了点,没看清楚,结果我以为他赔了,所以我就没让狠狠地处罚他”什么法官呐!现在,你如果是一个热爱法律,特别是热爱法理,对法理中间讲究的那种“justice”,正义,非常敏感的人,你很少会干这样的事。你如果是一个妈妈拉我上法律的,做也可以,不做也可以,你就很可能就喝酒啦,就看错啦,就判错了,你还觉得没什么。所以,其实一个敏感的人,一个热爱的人才能有敏感,才能看到这个领域什么是当做的,什么是不当做的,以及未来什么东西是更当做的。今天学校非常特别,因为我们有一些同学将来可能会是在军队系统工作,或者是在国防系统工作,有些同学你们可能将来是科学家、工程师这个方向的,还有一些是在其他的社会服务岗位上的,什么东西是中国在社会中间发展的一些大趋势,这个大趋势会给我们创造出机会。中国已经持续发展了34年,中国历史上,连续34年保持高速发展在五千年的历史中间是第一次!我们曾经有过汉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贞观之治,有过清代的康乾盛世,每一个朝代中间没有战争最长的年份是18年!在没有战争,持续高速发展的情况,保持这样高速发展,从来中国人历史上没有过那么高的历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盛世!尽管我们可以透过微博,透过网络可以看到很多不满意的东西,但是我们的确生活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中国人已经被人看扁了那么多年,你突然起来的时候,全世界都是觉得不适应的。每个人都想到的是,如果中国继续就这样崛起的话,他对世界已经形成的秩序冲击非常大!所以中国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会,尽管很多人都很防范中国,但是对不起,日本人的经济看不出,未来十年也看不出冒烟的迹象。欧洲人的经济未来的十年也看不出冒大烟的现象,美国人的经济可能会冒点烟,但目前也看不出冒大烟!好,那你就会知道说为什么很多乐观的人说“2012年中国就会成为世界经济第一位的国家”,那悲观的人说到2035年才能实现。这意味着很多的次序,重新要去调整!

在座的各位,遇到的第一个巨大的机会,也是巨大的挑战就是面对冲突的能力!我们在南海也好,东海也好,不仅仅是这个,我们在非洲开发的油田,如果南苏丹一独立完了马上就涉及到我们在那边的油田,我们怎么保护我们在那儿的利益?当然我们有很多种方式。微观的说,比如说将来做这个,像我们现在很多过去做特种部队的,还有我们做防暴警察的,他们就开始创业,做国际保安公司。我们现在最大的国际保安公司将近有一万五千名左右的雇员,他们都是特种部队、海军陆战队……这个还有过去的防暴警察,包括还有一些做国家安全工作的,他们组成的这样的民间的组织。中国是一个因为经济发展而需要在全世界,有的人叫掠夺资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要去竞争资源!有一些人在批评“国际美腿”,就是在国有企业搞得太大,民营企业被压缩的时候,只说到了国有企业变大的坏处,但是其实国有企业变大也有好处的。过去中国人在非洲竞争油田的时候,就是油田板块的时候,从勘探的时候,中国的中石油和中石化每一次都是被排到什么时候呢?所有前面的国际大公司竞标完了以后,那个地方谁都不想要的,那你们来吧……我们在十年,十二年以前就是这个状况,在那个时候就只有人家不要的油矿,我们才能去。所以我们的国家就通过注资,通过扩大他的规模,使得这些公司无论在资产规模和竞标资格方面跟其他的公司拉近。所以这样中国获得了在苏丹,在安哥拉,包括在埃及很多这些地方的跟人家同等条件或者说有的时候还有些优惠条件的竞标权。现在全世界的能源价格非常动荡,但是中国在非洲开发的石油大概目前占我们石油总供量的百分之二十几,这个油价是在我们整个的能源板块里面最便宜的,因为世界各地的油价都是随行就市的波动的,都是高于我们自己开采的价格。所以当然他做成一个垄断型的企业有某一种给其他民营企业压力的部分,但是增加了他的全球竞争力!

如今华为,华为和中兴,他们在非洲五十六个国家中间开辟了五十二个国家的市场,但是他们在开辟这个市场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人才!因为中国很少有到非洲的留学生。中国的留学生都是到美国、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没有人去非洲。但是中国人投资投在那个地方,我们去的人,也不是本地人,也不了解本地情况的,风险其实是非常大的!我们站在中国资本大量流出的角度来说,人力资本是跟随货币资本走的。钱往那地方走的时候,我们在座有多少的同学想过:这些地方华为出三倍的价钱,就是他同样一个工程师的岗位,你到他那边就业他给你三倍的价钱!但是在座的各位你是第一代的全球化中国的人才,中国全球化的人才,你成为第一代人才再过十五年,二十年你就是元老,你可能就是一个中国全球化学院的院长,你可能就是可能在那边办成了你的第一个跨国的公司,因为之所以今天华为、中兴这些在那里,他们很多的老人和元老就是因为他们最早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跟外国人打交道的人!所以你们在某些机会角度来说,非要去进个中国银行沈阳分行,什么建设银行大连分行,觉得进去好难啊,但是你知道还有些地方说找人好难呐!因为他们想找一个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英语稍微说的流利一点,业务稍微明白一点的人派在赞比亚,派在莫桑比克……没有,sorry!其实在座各位你的青春中间如果能预算出两到三年的时间在那地方就业的话,你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你在周围人中间讲的故事都不一样的,你的色彩都不一样,你的个性都是不一样的!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相信,有的人对这种事情是有一点感觉和有一点兴奋度的!华为不是说直接把人招完以后就派去,他先在华为国内的这个跨国工作基地中间做一份国内业务,熟悉一下业务,因为你要把这个校园东西变成熟悉他的业务,然后能够了解他们整个海外,然后跟随着做一些项目型的实施,最后发现,哎,你这个人适合派往海外,然后才会派出去。而且他们派往海外的人都是高聘的,除了薪水高之外,另外还有一个职位的时候,提升的都比在国内的快。一不小心,你就成了莫桑比克华为公司总经理。

所以这是第一个趋势,中国在全球化位置的发展。他开始的一些机会是我们老师不会特别跟大家来讲的。我们想我们做材料的,你是想到中国的稀土什么的,其实我们中国今天的很多东西就要在全世界去找的!有一些人找了两年之后,发现说,哎呀算了,这个还不如自己干。我有一个好朋友,二十多年前创业的时候对我帮助非常大,厦门的一个老总,荣斌集团的吴国荣先生,他一直对我很大的帮助。他的儿子2001年左右在海外读书,等到毕业的时候,就认识些印尼的同学,开始只是作为一个实习的机会,后来他发现在那边开矿的很多人关系也好,思路也都不如他,所以他自己在那边开矿,他只用了两年时间财富就超过了他老爸干三十年所积累的财富!所以今天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很多的机会,不只是我们要跨到社会上,其实是可以跨更远的!耶鲁大学资助他的学生,只要你在暑期和寒假做跨国实习,只要有其他国家的实习单位给你确认函,学校出你的路费和你实习生活费。学校非常明确,支持学生从事这样的实习!当然如果你想参加,这样,有个组织叫AIESEC,是民间组织,鼓励同学跨国实习的,很好啊,这是跨国的。他们现在比较多的是既有去欧洲的,也有去印度的,也有去巴西的……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存在着,关键是take or not take

 

我们再看一些什么样的机会,今天在中国这个社会中间,我们有很多的技术创新。是中国继续要往前走的这个领域。我相信在我们理工类的学校中间,将来有很多的发明家,将来也有这个领域高级的工程师,有科技研发岗位的优秀的人士,但是通常我们国家出很多实验室意义上的科学家和出很多管着门的研发中心里面的工程师。我们特别少的是什么呢,就是我研发一个东西知道谁会用,而且除了它的核心部分研发的好,如果我把它和其他技术衔接的好,如果我把它的这个设计界面做得好,所以消费者会更受欢迎,也就是说如果我更懂得和其他团队合作,更懂得消费者这些人,更懂得和其他的跨专业的同行合作的话,我完全可能做出在市场上更有影响力的产品。可惜我们大部分搞理工的人太理工了,所谓太理工的意思是什么:懂材料的人连脑子都变成了材料,小便出来得都是材料,他除了材料以外他其他都是没有神经的。同学说我已经搞材料头已经很晕了、我这个脑子只能搞点材料,其实我告诉你,你们的潜力远远不是你们搞材料那点东西,在座的各位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千亿个的脑细胞,死的时候只会用到五千万颗左右,一个人一辈子其实只用了千亿分之五的脑细胞,我们的潜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但是你知道潜力发挥出来有什么特点吗?交叉设计,人在一个领域中间老研究老研究,看着脑子里充满了这个东西,一根神经充满的时候,而且有可能做的头昏脑胀的,但是其实你做的很有限,当你再到另外一个领域去跨一跨的时候,你会发现,人就是这样的啊,在我们中国人就是天然的觉得应该这样生活应该这样吃饭。你到了印度之后,别人一看到你就会觉得你好脏啊,为什么呀?怎么什么都吃呢,猪牛羊肉,只要能走得东西都吃。人家都觉得你好脏啊,因为吃东西都不分别的。印度人是分别的,有很多东西是不吃的,他们重点也就是吃羊肉,然后吃一点牛肉,因为他们牛要分清楚,有一种牛是圣牛不能吃的。然后,他们吃的东西很有限,他们吃更多的是蔬菜,蔬菜泥,但是他吃这东西的时候都是把它湖成状,然后用个手也不洗的就伸进去就这样吃了。我们说,喔,好脏啊。他们看我们好脏啊,我们看他们好脏。他们看我们脏是里面脏,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吃,我们看他脏是外面脏,他觉得虽然我这个手上是脏的,但是我里面是干净的。观念不一样。关键在于是,他用这个手吃饭还用这个手擦屁股,用这个手弄一小盆水放在旁边,拉完以后这个手直接刮,刮完之后洗洗再刮,刮完之后再洗洗。同学们有没有试过,试过的请举手。好脏啊!我告诉大家,你们大多数都是用纸擦屁股吧,对不对,用纸擦得不如用手擦得,你不信你们可以去试试,你用纸擦完洗澡的时候还能感受他没有被擦干净,你直接用手擦,而且擦的时候用水洗,你会知道他很干净,因为它很光滑。为什么大家笑呢?怎么会那么搞呢?好恶心哦。这就是当我们看到另外一样东西的时候会受到刺激,他怎么可以这么办呢?就像他们呢看我们怎么可以吃蛇呢?怎么什么东西都吃呢?明白吧,他看我们的时候很震惊,我们看他的时候也很震惊。什么叫震惊,居然受刺激了。所以如果你去旅行的话,你看完他们再去看孟加拉国,孟家国后面再去看缅甸,缅甸看完再去看泰国,泰国看完再看越南,各个国家都会有些东西刺激你的。所以我有个讲座专门叫做《读路》,就是我到各个国家去看到刺激我的事,然后讲给你听,你一定会觉得很刺激。比如说孟加拉国人,因为它是温和的伊斯兰教国家,他们不能互相拉着手走在路上的,这个时候有伤风化的。他们钻在一个屋蓬船里面,这叫love boat。因为人家看不见。所以这个河上有好多这个小船,然后青年男女都上船,上船之前都保持很远的距离,上船以后就看不见了。

每个国家每个文化里面你都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就像我们一个学科里的东西当你到另外一个学科里的时候你会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就像我过去我都不知道纳米是什么东西,就像我是学法律的,但是我到生物系搞解剖课,觉得解剖人太开眼界了,最重要的是看完解剖以后,会极大地提升你的自信心,以前我看到美女有自卑感,然后我学完解剖课之后,看见美女就没自卑感了,因为我在想解剖你不就差不多嘛。你的感觉因为有知识了,有知识以后人的观念发生改变,这就是受到了刺激,这开始的时候新知对你形成刺激,你就开始产生一些它特殊的互相知识之间的交错,它就有了创新。所以我们说在座的各位如果是学理工的同学,你透过像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历史学,种种,你对人形成了一些特殊的能力,你就可能成为一种更有特色的工程师,叫做营销工程师。你是懂消费者的,你是懂其他人的。或者你会变成一管理型工程师。世界上有个协会就叫管理工程师协会的,你不光会自己搞这个东西,你还能协调更大的团队,因为通常搞理工的人管人的时候让人管的很难受,因为他太机械了,而当你懂得对管理有所洞察的时候,你会发现别人会很愿意的来为你干活。所以中国今天科技创新不只是少数牛人的科技创新,也需要有很庞大的专业的团队。其实我们要搞火箭也好,运载火箭,卫星这些东西都不是少数个人在那创新而是要一个很大的团队,当然我们军事化管理这种管理方法有时候不太能看出你的管理水平的,因为它是一种军事管理系统,最强的科研管理团队。他不是军工管理,它是一个民间社会民间组织民间公司,它是要依靠他的管理系统他的管理模式,管理魅力然后吸引人,然后组成的一个团队和方阵。所以说这是中国巨量的缺少这样的理工人才,理工是你的核心,但是你能够处理好你和人际界面中的关系,处理好和消费者关系的这叫market,你如果处理好团队协作跨行合作这样的叫做manage,管理型理工人才和营销型理工人才,所以这是我们今天非常缺的人。

 

第三种缺的人服务型人才,特别对泛文科的同学来说,将来你们从事的大部分岗位都是服务岗位,你将来去做公务员其实是公共服务岗位,你将来到酒店里面去,你当然已经在服务行业里面了,你将来做点子商务,那么也是一个服务性的事业,你将来去做设计,设计也是服务型的岗位,因为以前的设计师是艺术家,艺术家的特点就是自己觉得很牛,艺术家是不需要听你们的。你不懂得他设计的东西是因为你素质很低,所以以前搞设计的人不是服务性,现在的设计师不一样,现在的设计师要懂得消费者要什么东西,然后我要理解消费者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因为他需要有理解和洞察消费者一定的能力,但这个也不够。如果你知道消费者要什么,就像今天你让爸妈家装修,他可以告诉你装修我比较喜欢古典风格,然后最好是欧洲古典不是中国古典的,但我也希望带一点点日本的风格在里面,所以我大概只能这样说了,但是具体你怎么弄呢,你先画个图纸给我看看吧,所以你看第一他有方向,第二他希望你有些创造。所以现在的设计师他要求的叫艺术性服务能力,他既要明白消费者要的方向,同时你要有超越消费者给你所有的东西,所以这就是对现在文科新的要求,将来你不要以为你当一个公司的总经理你就多牛,你不要以为当个公司的副总有多牛,因为将来你的公司里面都是809000后,这些人有个特点,你牛他不给你干活,你训他他拜拜,你还很不爽他的,心里还批评他,第二天他不上班了,关键问题一个不上班也就完了,你批评他一个九个不上班了,九个不上班谁干活,你再招一个人,再招一个人你再骂又不见了,结果你的培训成本很高,你的工作产出很低。所以你知道将来当一个总裁和当一个副总裁是不容易的,因为你这帮孩子他们不能好好的干活,或者有的时候在你看来他们干活也不够勤奋,但你还不能骂他犯了错误,你还不能赶他为什么,你把他赶走了老板就要赶走你。

 

但是你想想看,碰到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你当一个老总当一个副总做事整天要哄着干活,你是不是很累吗?对,这就叫服务,所以以前我们说领导就是服务是糊弄我们玩玩的,将来服务就是领导,就是你要真的想要当领导你要都能把大家糊弄好了,你才有可能会被提拔,而且提拔为当了领导以后,整天要装孙子。整天要让大家能够把一个团队怎样糊弄在一起才能干活,将来当管理者都是要服务的。所以学文科实际上就算人文的意思。是说,什么叫人文,就是你比较容易理解人,我们做服务的行业都要理解对面那个人。我们理解的好,他就认我们,更愿意要我们服务,更愿意买我们的东西,服务价值成立。今天我们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我们现在开始进入到服务革命的时代。从GDP的经济转折点来说,人均GDP五千美金是服务业革命爆发的时期。美国是1969年,日本是1976年,韩国是1986年,中国是2013年。全国将会进入到人均GDP5000美金的时代,这个社会中间将会爆发出巨大的服务业的能量。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网络创业,电子商务创业,各种各样的连锁店,很多大型商场,将来你会看到这个社会突然发生一个很有意思的改变,就是做商品的品牌再难做成大品牌了,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大品牌都是服务大品牌。日本就是典型,日本在1976年之后,产生的主要大品牌都是服务品牌,不是连锁品牌就是商场品牌就是电子商务品牌就是物流品牌,都是服务行业的。不再出现像索尼啊,三菱啊,这种制造业的品牌了。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产生了很多制造业的品牌,但是从现在开始,中国更多的品牌将是服务业的品牌,所以同学们特别,特别是文科的同学,要非常留意服务业的创业机会。市场经济的倾向和我们服务业发展的倾向告诉我们,全球化领域中间严重缺人,具备人文水平的理工技术人才中间严重缺人,在服务业创业中间严重缺人,因为我们今天太多的人只是想被服务,从来没有想到认认真真的服务其他人。

 

在座各位的爸爸妈妈和你们的爷爷奶奶。他们是很少接受服务的,他们用自我服务的方法解决大部分的问题,他们会生孩子,他们会养孩子他们会拉鞋底他们会打毛衣,他们会做饭,他们会扫地他们甚至会造房子,他们会搬砖头,他们会处理家务。但是现在在家里你们会看到将来,你们买了房子以后不打扫家务找小时工,到吃饭的时候虽然你们家的炊具很好,但是你会叫外卖,然后你们家里面如果没水以后,让送水的人来,然后你买衣服的时候一定要买外面的衣服,你才会自己打毛线衣。然后你发现,我们什么东西都是外面的。将来大家只会两件事,生孩子但不会养孩子,还有一件事就是会做一个工作,这就意味这个社会中间过去我们自己干掉的大部分的事情将来都是靠人家干的。我们依赖服务,所以这就是巨大的服务业市场,这就是我们的大趋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创新服务业发展趋势      下一篇 >> A migrant worker is a friend f…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袁岳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